打造诚信网络,建设信用中国 创建文明网站,你我携手同行 倡导全民阅读,共享品质生活 旅游去哪儿?跟着《广游天下》走,咨询热线

钱老师讲故事
2017-06-19 13:28:08   来源:   评论:0




中国的官场从来就没有是否,荣辱升迁十有八九靠的是站队。跟对人也许赢得扶摇直上重霄九,跟错人可能落得命丧黄泉臭名远扬。

 

陈名夏紧跟多尔衮,一众徒子徒孙紧跟陈名夏,荣则同荣,损则共损,同道则共守,他途则共伐,道德、正义、法律、良知只是一个漂亮的包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有自己明白,从隐然成党到公然结党,一个以陈名夏为核心原东林党复社降臣为班底的“南党”声震朝野,与另一名汉奸贰臣冯铨为首原魏阉党徒降臣为基础的“北党”,相互攻击、你争我夺。一时间刀光剑影闪得头昏目眩,枪林弹雨中陈名夏自然首当其冲。

 

这时,被多尔衮势力压得喘不过气来的顺治帝福临,在多尔衮的丧钟中终于如释负重的叹出了第一口属于自己的气,恶气所至把刚刚追封为“成宗义皇帝”的多尔衮,以谋逆罪撤销封典、鞭尸示众。

 

什么天大的委屈,会让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对自己功勋卓著的亲叔叔如此仇恨。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九泉之下的多尔衮一定会后悔自己没有真的谋逆,重兵百万悍将千员,就差一颗谋逆的心,心狠一点何止身后如此下场。

 

对于顺治的反复无常陈名夏背后也许痛心疾首,但人面前自然不敢多说一句话,此时此地,一个字也会跳进黄河洗不清,一个表情也可以身败名裂万劫不复,几经屈膝求荣的陈名夏这点政治定力还是有的。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揪心事一件件接踵而至。顺治八年夏天,御史张煊弹劾陈名夏结党营私,任职期间选拔干部不公正,真是笑话,身在官场职居显要谁能不党,谁能无私,从来官场都是支撑结构,做一个清官容易,做一个孤家寡人的独官,可能吗?

 

选拔干部的前提自然是了解干部,了解干部的前提是接触干部,亲近亲近自然机会多多,只恨自己没有靠得拢的本领,不怪领导看不见的不公。

 

把这些拿出来说事,从古到今从今往后必定都是另有所指别有所图。还好,面对危机幸亏关系不错的满尚书谭泰主动挑担,陈名夏躲过一劫,经过象征性的调查,事情不了了之。




两百多年后,当满清王朝退出历史舞台时,八旗子弟早就不再是金戈铁马的象征而变成了传统文化艺术的杰出代表,书画、京剧、诗词乃至日常饮食起居无一不是由旗人在引领潮流,当然这是后话。

 

从顺治三年开始,大清王朝便重开科举,太平盛世,诗文经书又成了主流,刀光剑影渐渐淡去。

 

溧阳的县试考场设在东门外的广教寺,也就是民间俗称的东寺,从这里为起点,黄如瑾二十二岁中秀才,二十四岁乡试第五十一名中举人,二十八岁进京参加会考。

 

带有喜剧性的是黄如瑾会试成绩并不出众,顺治十五年(1658年)戊戌科会试录取贡士一共343人,黄如瑾名列第323名,按道理在殿试中位列三甲赐同进士出身也是理所当然,但出乎意料的是黄如瑾殿试却以二甲二十六名(总排名29名)的优异成绩中进士,殊为不易。

 

会考考的是八股文,而殿试考的是策论,殿试成绩好,至少说明一点:见识高。黄如瑾人生中一番刻骨铭心的颠沛流离艰苦卓绝的经历阅历是一般人没有的,见识的高度深度应该也不是一般人所具有的,成绩名列前茅也不能说是意外。

 

不过顺便说一句,成绩不好不一定官运差,与黄如瑾同科名气最大、事业最成功的莫过于陈廷敬(字子端),这位做过《康熙字典》总裁官至一品大学士的成功人士,现今又因著名作家王跃文《大清相国》一书被王岐山推荐再次闻名海外,他当年殿试成绩是三甲第269名,比黄如瑾差的还真不是一点两点的。

 

而且成绩好不一定工作分配好。因为当时京官冗多而地方官缺少,本科进士以外放地方为主,所以一心渴望留京做学问的黄如瑾只能怀揣着破碎的翰林梦走马上任,赴福建福州府任推官(从六品)。


黄梦麟一生乏善可陈、乏恶可陈、乏事可陈,但并不代表其人生无可陈,他的文章就大有可陈。

 

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时任溧阳知县武二酉(字兼山)重修城内的文昌阁,又在阁旁新建关帝庙。致仕在乡多年,已经五十四岁的黄梦麟受邀写下了《重修文昌阁新建关帝庙记略》。

 

探花郎就是探花郎,大家风范出手不凡,妙笔生花不仅把来龙去脉、前因后果、盛况要事写的清清楚楚,收笔之时,赞颂之辞古朴高雅,意韵流长,读来朗朗上口,如沐清风:

石公解倦游,

横倚苍厓卧。

一卧经几春,

不受纤尘涴。

平泉犹未醒,

时来复吟尘。


这首诗是黄梦麟为恩师还乡定居所作,确实多了许多真性情。

 

王士祯号渔洋,山东淄博人,是清初大儒,与浙江嘉兴人朱彝尊(字锡鬯)并称“南朱北王”,同为当时文坛领袖。朱彝尊是黄梦麟乡试时的恩师,王士祯是黄梦麟会试时的恩师,名师高徒当然出手不凡。

 

黄梦麟中探花后,在京师做翰林,朋友圈里自然是名人云集,当时名重一时的词人纳兰性德(字容若)、同为探花郎的大同乡昆山人徐乾学(字原一)、康熙朝名相高士奇(字澹人)都是他的至交好友,常常聚集一堂为一人或一事同悲同喜同哀同贺,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作,其中一首送别进京吊唁纳兰容若的常熟画家王翚(字石谷)的诗就十分典型:

蓟沂烟树动离情,

又赋骊歌送远行。

杨柳堤长秋水阔,

芙蓉雨霁暮云平。

路分南北寒烟迥,

月共燕吴塞雁横。

木落亭皋香梦切,

尚湖双浆有鸥盟。

相关热词搜索:老师

上一篇:《濑水钩沉觅贞女》节选
下一篇:《别桥札记》 节选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