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诚信网络,建设信用中国 创建文明网站,你我携手同行 倡导全民阅读,共享品质生活 旅游去哪儿?跟着《广游天下》走,咨询热线

宋团城建了一座招远坊
2017-05-24 10:57:42   来源:   评论:0














溧阳城五坊:育材、仁和、瑞莲、永定、招远。

 

唐末天复三年(903),溧阳县治从今旧县村东迁今溧城镇。当年,县治建在濑水流经的一块高墩台地上,县治坐北朝南,县治四周或河流或低洼湿地。作为一个县的政治中心县治东迁时,历经唐代280多年溧阳县城所在地(今旧县村)的大户人家尤其是商贾贩户应当或自行自愿或行政措施随之或陆续东迁。唐代,县城的集市称草市,当伴城邑而生。虽然“重农轻商”,但草市物资交易仍是生活必需不可或缺。 

 

当年,虽然县治没有筑城墙,但仍按照“前朝后市”的规矩,草市设在县治后的河道北区间。四年后唐亡,溧阳顺势属南吴杨氏统治30年,此30年,县治仍之,而草市应当逐渐成形。南唐取代南吴,溧阳又顺势属李昪(biàn)创立的南唐李氏统治38年。

 

雄霸江淮的李昪建都金陵(今南京),金陵东南的溧阳,是太湖以西的重要屏障,因为太湖以东是吴越钱氏统治范围。李昪称帝的第二年,即南唐升元二年(938),溧阳县治创筑一道椭圆形土城墙。土城墙内约600亩土地。土城墙设有四座城门,城门名按方位为东曰迎春、南曰迎夏、西曰迎秋、北曰迎冬。当时草市虽然在土城墙外,但应当有了一个文雅的名称:青安草市。草市或青安草市,经南吴、南唐68年,应当具有规模。 

 

公元975年,北宋平定建都金陵(今南京)的南唐,溧阳顺势属北宋152年(975—1127)。溧阳属北宋72年,庆历七年(1047),溧阳知县杜千能《溧阳知县题名记》:“溧阳县,计版溢二万户。” 

 

 北宋推行“不抑商”的政策,经过北宋152年,到北宋末年,溧阳人口增加到约3万户,城廓人口尤其是西城门外的人口不断增多,地处水陆码头的青安草市自然日益繁荣,成了当年的经济中心。 

 

溧阳属南宋也是152年(1127—1279)。南宋45年后,乾道八年(1172)溧阳知县赵利纂修《溧阳志》有“溧阳主户31212户,人口68931,客户无”的记载。到南宋末期,南宋景定二年(1261)《建康志》:“溧阳县,次畿,一十三乡,举善、社渚二镇。主户63983户,人口130750。”人口比对增加一倍。 

 

南宋建炎二年(1128),高宗南渡,金兵南侵,溧阳西城门外的居民尤其是青安草市的商户惶恐不安。为保护民户商户,防备金兵劫掠,在西城门外增广二里土城墙,将西城门(迎秋门)外的居民以及青安草市的商户民户围在土城墙内,且在增广的土城墙西北处设一城门,因青安草市而名青安门。时任溧阳知县杨邦乂,“县民获安,画像祠之”。从此,西城门外的居民以及青安草市的商户成了城内人。 

 

公元1234年,南宋理宗联合蒙古军队灭金国。公元1235年,蒙古军队调转枪口攻打南宋理宗。1241年,因窝阔台病逝,南宋有了30多年难得的平安。公元1271年,蒙古统治者忽必烈建国号:元。公元1275年十月,元军南渡长江攻陷建康(今南京)。公元1276年农历正月十一日,元军攻陷溧阳城。四年后,元灭南宋,是为公元1279年。 

 

蒙元实际统治溧阳79年(1276—1355)。元至正四年(1344年)《金陵新志》记载,“铁穆耳元贞元年(1295),溧阳以民户五万之上,升为中州。溧阳州治,仍宋县治。有五坊:育才坊、后改登俊坊,仁和坊,瑞莲坊,永定坊,招远坊。”

 

而在此前的宋代,溧阳县在城无坊记载。坊,即在城居民区。五坊,即五个居民区。按古制:5户为邻,5邻为闾,20闾为坊。由此推算,500户为坊,五坊应当有2500户。坊既是在城的居民区,也是基层管理机构。坊设坊长,负责每年轮流催办赋税劳役事务。元代,为均衡赋税劳役,乡村主户分五等,坊郭主户分十等。 

 

元代在城设五坊即五个居民区,应当是因地因人居逐渐形成的。以育材后改登俊、仁和、瑞莲、永定、招远名五坊,依然是悠久汉文化温文尔雅且寓深意的表达,亦可见当时人贴地接地的名称意境。 

 

那么溧阳在城五坊是如何布局的呢?据清乾隆八年(1743)《溧阳县志•坊表》:“育材坊,后改登俊坊,今废。仁和坊、瑞莲坊,旧在北门。永定坊、招远坊,青安门内。”以上是指坊表所在,而立坊处实指曾经所属的居民区。据史志记载和田野调查,育材坊在文庙学宫区间,仁和坊即古道巷区间,瑞莲坊即今荷花新村、陈家巷乃至书院巷区间,永定坊在西门外前街区间,招远坊在码头街区间。招远坊,源于草市或青安草市,演变为西门外码头街区间。 

  

溧阳城五坊,有许多精彩历史人事。育材、仁和、瑞莲、永定、招远,是溧阳城的重要文脉传承标志,是溧阳历史不可或缺的重要记忆,应当在老城改造中得以彰显表达。


一:唐天复三年(903年),溧阳县治迁至溧城。南唐升元二年(938年)开始筑土城,县志有载:“周四里有奇。”四里多,唐时一里为454米,周长1816多,怎么也就300亩左右,土墙600亩从何说起?且县志之“一河贯城”之“贯”是穿过还是连通,还须细推敲,我个人认为是连通,南唐时土城不过300多亩,城中河以东应该尚未纳入其中。

 

二:县志载:宋建炎间西拓青安草市,加广二里,西濠乃在城内焉,时建陆门五,东曰迎春,南曰迎夏,西曰迎秋,北曰迎冬,西北曰青安;水门二,上曰清晖,下曰挹秀。时建,也就是说,五陆两水七门之格局是宋建炎年间修建形成的。

 

元代因之(沿袭)。

 

至正十五年,明太祖既渡江,命将士修筑界草市于外而废青安门,复南唐旧址。其意是朱元璋命令修城墙把把青安草市隔在外面,把青安门废掉,使这个地方恢复到南唐时的位置,并非把溧阳城恢复到南唐的样子。

 

七年后,郭景祥建石城改四门名为东平、西成、南安、北固,改,就是说原就有,改名未改址。宋濂《溧阳新城记》载:周围以尺计者九千。九千尺(明代一尺为32cm),大约在750亩左右了,和现在的0.47km²大致相当。

 

四门源自宋建炎年间,所谓南唐升元二年有春夏秋冬四门,从何说起?

 

三:县志区村载:“元在城设坊五,育材、仁和、瑞莲、永定、招远。”明初仍旧五坊十三乡,正德七年以在城人户蕃庶(众多),添设中左坊、嘉靖三十一年,添设中右坊,隆庆五年,添设新坊,于是乎有八坊。

 

县志坊表载:城中八坊所以别市廛(店铺其中的市区),已见区村,兹不备载。设,是设置的意思,设坊,就是设立机构,和现在设村设镇设居委会是一样意思,而真正的碑坊,一般记载时会用立或建。

 

现在的团城始自于何朝何代,我没有看到百分之百确凿的资料来佐证,但基本可以想象得出,关于南宋建炎的规模形态记载和现在大致相近,宋团城就是由这个记载而来。

 

南唐有无团城,我没有可以信服的资料,但周四里的规模肯定与现在相去甚远,也可以基本肯定即使有团城,也不是现在的团城雏形模样,可以负责地说,用宋团城来表述团城比南唐团城,更确切、更真实。


至于溧阳城招远等五坊,我认为并不是五座碑坊的概念,否则千年以后的后人看到昆仑花园、东方花园、城中花园还认为溧阳城就是个大公园了。

 

宋团城里的元地名,更谈不上文脉和标志,缺了一点几乎整个溧阳历史也少有提及的东西也不可能在现在宋团城改造中变成不可或缺。

 

倒是善正坊、善教坊、育贤坊、澄清坊这样县志有明确记载,内容含义丰富的碑坊,没有成为宋团城一景而复建,颇为遗憾。         

相关热词搜索:招远 团城 一座

上一篇:话说蔡邕与董卓(二)
下一篇:总指挥的观灯节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