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诚信网络,建设信用中国 创建文明网站,你我携手同行 倡导全民阅读,共享品质生活 旅游去哪儿?跟着《广游天下》走,咨询热线

话说马从谦(三)
2017-05-23 09:56:29   来源:   评论:0

拙文再发。   我说上这一段历史,并非闲笔。翻阅《明史》,马从谦在担任尚宝司丞(正六品)期间。“章圣太后崩,劝帝行三年丧,不报,稍进光禄寺少卿”,章圣太后是嘉靖的生母,如果按照传统礼制,嘉靖过继正德后,只能称为婶母,只有对生母才需要服丧三年。嘉靖正忍受着冷眼旁观的淡漠,马从谦之劝,可谓正中下怀,结果是虽然没有正面进行答复,但是很快却得到了提拔,光禄寺少卿职级为正五品,正六品到正五品,中间跳过了一个从五品。我相信,嘉靖大礼仪之争的胜利是胜在了他至高无上的权力,而不是胜在道德和制度,一众不再争的官僚态度无非也就是不争罢了。大礼仪之争是嘉靖三年的事情,马从谦嘉靖十四年才中进士,此时大局已经尘埃落定了,马从谦之劝,应该不是故意投其所好,而是一种巧合,适逢其时的巧合就变成了迎合。这样的迎合,在嘉靖的心理上必然是很需要,也是很缺乏的,因而升官提拔是不报(不答复的意思)背后最好的报,嘉靖也许还把马从谦引为知己,马从谦担任光禄寺少卿以后,他还让他继续掌管印信,这是核心机密头等重要的工作,非亲信不能担任。然而马从谦是一个忠直的读书人,也许他知道了自己升官的缘由后悔不及,也许朝廷上下私下里已经有了议论,他用上奏折的方式表明自己的真实态度也是可能甚至必然的。然而心目中支持者的公开澄清,在嘉靖看来马从谦一定是首鼠两端的小人,让他深恶痛绝,人往往对于敌人攻击的仇恨远远没有对于亲友背叛的仇恨来得强烈,因而必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