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诚信网络,建设信用中国 创建文明网站,你我携手同行 倡导全民阅读,共享品质生活 旅游去哪儿?跟着《广游天下》走,咨询热线

追寻陈名夏(四)
2017-05-22 11:02:16   来源:   评论:0

拙文再发。 多尔衮对陈名夏有再生之德、重造之恩,士为知己者死也是应该的,尽心尽力效鞍马之劳、谋恩主之忧也就是了。可是陈名夏竟然“入谒请正大位”,多尔衮当时是实际上的皇帝,兵权人心皆在其手掌之中,他之所以不把福临从皇位上赶下来取而代之,定然有他的“不得已”和“没办法”,“正大位”又岂是臣下所能议所应议?然而好在这种押宝式的试探,效果却是直接又蛮好的,多尔衮除了含糊其辞的说了一句“本朝自有家法,非尔所知也”。陈名夏一下子被破格提拔为吏部侍郎(正二品)兼翰林院待读学士(从四品),相当于现在中组部副部长兼中央党校客座教授,可谓是一飞冲天。我们可以想象得出,“真”皇帝对于“实”皇帝的多尔衮实在是一块时常作祟的痒痒肉,给陈名夏一把挠得真是舒服极了。有了多尔衮的赏识和器重,陈名夏很投入的进入了官场青春活跃期,一系列的建言献策,侃侃陈词,让他的学识才能得到了充分的挥发,同时也让他悲剧的种子在与同僚对手争宠倾轧中萌芽生根不断茁壮成长。
        顺治三年,陈名夏的父亲在家去世,按照祖制规定,任官者必须报“丁忧”离职持丧二十七个月。多尔衮庇佑下的陈名夏被命“夺情任事”,夺情就是不必弃官去职,只要不着公服,不参加娱乐活动就可以了。这是一份难得的恩典。明朝第一名相张居正为了能够夺情任事,同僚攻击、朋友反目、学生抗议,几乎弄得身败名裂。我想,此时的陈名夏不一定是重臣,但肯定已经是一等一的要臣,说是多尔衮的左臂右膀也不为过。在他暂假归葬期间,不但赐银500两,并且解决了留在京城一家老小的生活费用。此番荣耀,老家雀杆村的父亲灵堂面前定然地颂扬声喝彩声奉承声讨好声远远响过哭泣声,旗杆石上因改朝换代落下的大旗,定然又迎风飘扬呼呼作响,乡邻旧友的目光定然又顶礼膜拜向往之至。
        顺治五年(1648年),清朝为了缓和满汉矛盾,笼络汉人,实行六部尚书满汉并存制度,陈名夏被任命为大清第一任吏部汉尚书(从一品),并加太子太保衔。继而,被任命为弘文院大学士(正一品)。清初大学士仅三名,分别为国史院、秘书院、弘文院,一般兼任六部尚书,是比中后期更加不易取得的荣誉。做官至此,真正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了。 

多尔衮像

 


相关热词搜索:陈名夏

上一篇:追寻陈名夏(三)
下一篇:追寻陈名夏(五)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