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诚信网络,建设信用中国 创建文明网站,你我携手同行 倡导全民阅读,共享品质生活 旅游去哪儿?跟着《广游天下》走,咨询热线

话说史贞女
2017-05-19 11:09:05   来源:   评论:0

   拙文再发:溧阳史贞女,并不似李白所说“史阙书之”。东汉学者赵晔所著《吴越春秋》虽非正史,却是糅合了正史、稗史、野史汇集而成的史书,可以补正史之遗缺,有很高的史学价值。其中有记载:伍子胥疾于中道,乞食溧阳,适会女子击绵与濑水之上。女子自述“独与母居,三十未嫁”,女子同情伍子胥的境遇,因而“发其箪筥,饭其盎浆”(给他竹篮里的饭和浆纱的浆水)。伍子胥吃饱离去之前又一如既往的谨慎加不信任的反复交待:“掩夫人壶浆,无令其露”(把吃饭家什藏起来,别让人看见)。女子见状自叹道:“唉,我与母亲同住三十年,一直保持贞洁,不肯嫁人,为什么要把饭给男子吃呢?我已经逾越了礼仪,很不应该。”等伍子胥走远再回头一看,女子已投水自尽而亡。

    《越绝书》是记载吴越历史地理的重要典籍,一般认为是东汉史学家袁康撰写,虽然对于成书年代和作者有许多不同的看法,但其史料价值普遍认为还要超过《吴越春秋》,在古代典籍中占有特殊重要的地位。书中记载:伍子胥至溧阳界中,见一女子击絮于濑水之中,伍子胥向其乞食,女子“发箪饭,清其壶浆而食之”。伍子胥吃完离去,对女子说“掩尔壶浆,毋令之露。”伍子胥走出五步远,回头看,女子已经投河自尽。关于女子的行为描述,一共用了两个应声字“诺”,也就是“好”。“给点饭吃”,“好”,“不要对人说”,“好”!对于前因后果,没有任何的描述。
    我始终觉得,《越绝书》里的这一段记载是最传神最让人信服的。我们可以去追寻挖掘历史人物的心灵历程,去发现整理他们的闪光点,也可以演绎推测他们的故事经历,甚至用艺术的手段来美化和提升,但我们必须承认,那一瞬间就是那么的简单。简单才无欲无求,简单才发自内心,简单才难能可贵。瞻前顾后,左思右想,权衡再三,看起来精彩,听起来过瘾,细想难免就有点道德作秀的味道。当然,用死为代价的道德作秀无论如何还是令人钦佩的,我想说的只是,死者未必会想那么多。



    蔡邕是东汉名人,一生在文学、艺术、历史等方面的成就均达到了一个震古烁今光耀千秋的高度,他曾因避难吴地而在溧阳定居多年,溧阳留有其读书台遗址。据考证,四大名琴之一的焦尾琴也是其在溧阳的精心之作(详见拙作《让思绪在琴声中飞扬》),对于溧阳,蔡邕一定很熟悉,闲居溧阳的蔡邕对溧阳的风土人情掌故传说应该不会陌生。蔡邕寓居之地为大溪的观山之麓黄山湖畔,正是传说中史贞女的家乡,蔡邕在溧阳时是公元180多年,距史贞女义救伍子胥的公元前522年约700年,比李白来溧阳的公元756年在时间上要近得多。蔡邕在其重要著作《琴操》中有记载:伍员奔吴,过溧阳濑溪,见一女击漂于水中,旁有壶浆,乃就乞饭,饭毕,谓女子曰:“掩夫人壶口。”女子知其意,自投濑溪而死。《琴操》是一本介绍琴曲作品和故事来源的专著,不是史书,但溧阳女子义救伍子胥投河自尽的事迹能够载入书中,充分证明了关于史贞女的传说在秦汉时期已经有了广泛的流传。近二千年前曾经在溧阳生活进行学术研究的史坛巨匠记述,比难得做客溧阳的李白所述应该更具历史价值。蔡邕,有读书台,有焦尾琴,有贞义女,溧阳应该为您建造一座丰碑。(摘自《濑水钩沉觅贞女》)

 


相关热词搜索:贞女 话说

上一篇:追寻陈名夏(二)
下一篇:话说史贞女(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