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诚信网络,建设信用中国 创建文明网站,你我携手同行 倡导全民阅读,共享品质生活 旅游去哪儿?跟着《广游天下》走,咨询热线

话说溧阳国宝《淳化阁帖》
2017-05-19 11:00:52   来源:   评论:0

   拙文再发,话说溧阳国宝淳化阁帖:《淳化阁帖》是《淳化秘阁法帖》的简称。秘阁是宫廷藏书之处,自晋朝以来宫中都设秘阁。北宋建国后,宫中新建昭文馆、集贤院、史馆三处贮藏图书,总名崇文院。宋太宗又在988年在崇文院中堂设秘阁,把三处最精美的图书字画收入其中。宋代以前,有碑无帖,书画传世保存十分困难。所谓碑,是手迹经名匠刻在石碑上的作品,其拓本称为碑拓,碑一般用于记录事情、歌功颂德,所以重在内容而不是书法,字体一般是庄重的篆隶楷书,历史上除了像武则天亲书《升仙太子碑》那样行草相间,很少有用草书刻碑。马一龙的《重修广惠庵记》碑,是典型的草书“梅花体”,因此我认为很典型,很少见,很珍贵。碑一般是竖立在地面上,可以多面刻字,根据用途情况可大可小,一般都是用朱砂直接书写后再刻,所谓叫书丹、勒石。我们经常看到碑文落款有“某某撰文、某某书丹、某某勒石”,这说明撰,书,刻都是创作者。而帖的制作主要是为了传播书法,为爱好者研习者提供名家书法的复制品。因而诗文书信、真草隶篆全有,而且行、草、小楷居多。帖一般高一尺长三至四尺,只有正面刻字,也可以用竹木刻。我多次去镇冮焦山碑林观摩,里面所藏极为丰富,名人前辈时常抬头可见。帖的制作都是先用薄纸摹下,再依字勾勒,拓印上石再刻。因为都是名家手迹,要求必须忠于原作,不得随意发挥,可与原本乱真者为最好。刻帖从宋朝开始才有,而宋太宗是宋开国之初的皇帝,因此《淳化阁帖》是我国第一部书法汇编,“丛帖始祖”之称当之无愧。

  宋朝江山得之于内部政变,起匡胤本身就出生于贵族家庭。从小得到的良好教育和与身俱来的贵族气质决定了三百年的大宋是一个崇文的朝代。和明朝江山得之于农民起义,朱元璋出生贫寒,得天下后子孙个个可以用荒淫无道来评价,像个暴发户一样。相比较宋朝的天子,几乎每一代堪比艺术家,个个是赏风玩月潇洒倜傥的才子,宋太宗也不例外。秘阁建成后,经过巧取豪夺般的收集,天下精品基本上已经尽入其中了,太宗御笔亲书“秘阅”匾额,得意之状,可以想象。然而收藏精品材质不同,有纸、有帛、有石、有木,杂乱无章,且保质期不一,许多名家精心之作,久赏极易损坏。于是宋太宗充分发挥他的想象力,构思了一次庞大的书画艺术品保护抢救工程:他把所藏进行分类整理,形成系统的十卷,一卷为历代帝王作品,二、三、四卷内历代名臣作品,五卷为名家作品,六、七、八卷为王羲之作品,九、十卷为王献之作品,将其刻在枣木板上,再用“澄心堂纸、李延珪墨”制作拓本,赏赐给王公大臣收藏观赏。“澄心堂纸”是徽州制造,南唐后主李煜极为推崇,十分名贵,明朝书法家董其昌得到此纸时,再三感慨“不敢书”,可见其不易取。李延珪是南唐时期人,所制墨取材自黄山松烟。“李延珪墨”是天下共推的第一墨,因为原材料珍贵,制作工艺复杂,因此拓本数量不多,历经千年,如今早已不见此版本了。至宋仁宗庆历时期,宫中失火,《淳化秘阁法帖》枣木原版刻全部焚毁,初拓本成为了不可复制的孤宝。淳化是宋太宗的一个年号,秘阁是宫中收藏精品书画的地方,法帖是指可以供后人学习临摹的书法作品。因此称为《淳化秘阁法帖》,简称《淳化阁帖》。
  自从《淳化阁帖》拓本问世以后,全国各地各朝各代辗转传刻不计其数,著名的版本有几十种之多,但原石大多已轶失。如今《淳化阁帖》刻石在全国共存有三套,一是,明万历年间的“肃府本”,现藏于兰州甘肃博物馆,二是清初陕西人费甲铸根据“肃府本”拓本摹刻的“关中本”,现置于西安碑林,三是明末溧阳别桥虞氏保存的“肃府本”重刻本,即“溧阳本”。近日有消息称杭州发现宋代刻石,如考证属实,则可将《淳化阁帖》刻石现存世时间推前三百年左右。(摘自拙文巜别桥札记-雾里看花说碑帖》) 

 

  万历四十三年,明肃王府通令全国征集流传残存的《淳化阁贴》拓本,准备重新摹刻。虞氏保存的《淳化阁帖》为当时之最完整版本。当时通过虞氏族人江西永丰知县虞国儒呈至肃王府,肃王府依此拓本勒刻于石。经历了元朝,已经到了明末,赵宋王亲的虞氏家族仍然是小心翼翼。王府的通令不得不遵守,但地方的官员又没有打过交道,传家的宝物,上交前一定左思右想忐忑不安。于是再三考虑,还是请来了为官的族人,况且虞国儒也是名盛一时的书法家。如此谨慎,我想不仅仅是考虑呈送的安全,更多的应该是担心归还的可能。是啊,本就不多的精品已经变成了只有一套的宝贝。明朝的皇帝荒淫无道,明朝的王爷大多也是混蛋,无非这个混蛋多了一份附庸风雅的遮羞布。很多时候,担心的事情一定会发生。肃王府将拓本勒刻完工,便收归己有,或许自此便宣称此乃太祖所赐一直珍藏从未离府。依本所勒刻的《淳化阁帖》刻石几经磨难,至今仍是天下最好的版本,收藏在甘肃博物馆,而虞氏的功劳,在王爷的淫威下无赖前,当时或许换了几个酒钱和着一把泪水早就烟消云散了。
  也许是虞国儒的据理抗争,也许是肃王的良心发现,也许是当时也有舆论哗然不止,也许是王府征集的刻工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多干些活。最终不幸之中的万幸,返还虞家的不是孤本的宋拓本,而是依“肃府本”另刻的一套《淳化阁帖》刻石。此套刻石经考证,和肃府本刻石相同,属于同一版本,因此,我称之为姊妹本。纸的变成了石头的,随处一藏变成了场上一堆,而且可以拓制赠友变钱,倒也是失之东隅得之桑榆。失而复得的宝贝更加珍视,家宝随着子孙的繁衍变成了族宝,此后自清至今,历经战火动乱,护宝成了家族最神圣的任务。虞氏祠堂所存“溧阳本”,和“肃府本”,“西安本”被认为是《淳化阁帖》刻石存世仅有的三套。而因“溧阳本”在咸丰十年(1860年)太平天国的浩劫中,虽然举全族之力悉心护救,至同治三年(1864年)灾难之后仅存118块,其中完整的47块,有残缺破损的71块。顺便说一句,1860年是中国文化艺术的伤痛悲愤之年,那年,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在晚清著名思想家龚时珍宝贝儿子龚半伦的指引下,火烧了圆明园,历代珍宝被毁被劫无数。内忧外患的国家,生命都轻的像一缕烟,何况身外之物。前些日子,我专门向凓阳文化部门的领导请教,知道《淳化阁帖》刻石现存世此数依然,如果不错,心中甚慰。也因此故亦有人称为半套。当年的族宝,如今已成“国宝”。 

 

相关热词搜索:淳化 溧阳 国宝

上一篇:为什么是宋团城?
下一篇:追寻陈名夏

分享到: 收藏